当前位置:首页>

生活

>

情感

>

那一年,可到底谁欠谁的幸福呢?

订婚宴
那一年,可到底谁欠谁的幸福呢?

出处:网络 发表时间:2013-06-21 作者:admin

那一年,也是这个季节。

那一年,天气也是这个样子,很舒服,很惬意。

那一年,阳光很刺眼,却没感觉晒。

那一年,我们都很单纯,很快乐。

那一年,我们开心的时候会笑的没心没肺。

那一年,我们难过的时候会被形容像个小怨妇。

那一年,我们吃东西的时候,经常会没有一点形象,喜欢恶作剧。

那一年,我们会对喜欢的事物说Ilike,讨厌的说Ino,


那一年,我们击掌许下诺言,不管身在哪里,不要忘了联系

很多年过去了,四季还是如往常一样重复,数数在记忆里竟真的过去了很多个春夏秋冬,那一年,也永远变成了回忆,成为永远的过去,还在微笑,却多了份沧桑,想着珍惜,却只跟上了青春的尾巴。

朝着一条直线走了四分之一的人生,想着分叉,却发现已经没有勇气去常尝试,怕迷路,更怕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很累,是吗?答案:也许是也许不是。

总会莫名的想,人生最痛苦的是什么事情,或许就是早上起床的时候,能多睡几分钟将是多么的幸福,想着想着就会雨过天晴,如果连做痛苦的事情都可以扛过,还有什么扛不过去的,也许真的只在一念之间。。

安静的日子好像真的很短暂,生活又开始纠结,不得不承认这就是生活。

家里的电话总是隔三差五的打过来,嘘寒问暖。

后来的后来就是关心逐渐演变成习惯,而话题也开始变得单调,“总是重复着该找男朋友了,谁家女儿出嫁了,谁家女孩把男友领回家了,隔壁家的谁谁男朋友多么的有出息。。。”久而久之,每次再说这个话题的时候就把习惯把手机放旁边,适当的嗯几声,证明确实听见,其实压根就没听,不过家里人都是为自己好,还是做个听话的孩子,至于到底听进去多少,米诺自己也不敢肯定。。。她只是觉得这些事情好烦,烦的让自己懒的去想,有缘怎么都能碰到一块,没缘分就是朝夕相处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至于这个见解到底正确不,米诺也从来没有想过,因为她从来没有尝试过,如果没有结果,那就不要浪费所谓的过程,其实这个想法挺偏激的。

一直一来,从来没跟时尚沾边,总是躲在角落,作为一个旁观者,也许是在等,也许是在看,更多的大概是在观望吧!23年就这样在观望中度过,静悄悄的,没有纷扰,平静的活在所谓的边缘世界,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,只不过一直都是这个样子,以为它可以持续很久。。。以为一直就这样生活下去,却忽略了生活的本质,忽略了最不该忽略的东西,时间。。。。跟着时间的脚步看日出日落,却忘记岁月留下的成长轨迹。。。

也许安静的日子该结束了,这次不再是配角,也不再是观众,不在躲在角落,也不再悲伤。。。。。所有的一切都反过来,除了适应还是适应,戒掉的戒不掉得通通得戒掉。。。米诺说在23时候,自己确实变了,也许是本来的自己,也许是童年的自己。

暗淡的青春开始变得张扬。

说起这个米诺总会忍不住大笑,想起自己的好友曾经说过的一句话:爱情就是一场交通事故,遇到了谁都是一场意外。

故事之一就是米诺带着査小洛去相亲,事实是被査小洛拖去的,査小洛总是对米诺说,秋天到了,该恋爱的都恋爱了,米诺你也别有啥想法,这么多年也该有个伴了,这次我豁出去了,当你的军师,米诺没有反抗,其实真的很紧张,这是第一次相亲,紧张的手心一直冒汗,其实只有四个人,査小洛,米诺,还有同事萧伟跟他的朋友,大家吃的是火锅,饭桌上査小洛就跟萧伟两个人开始缓和气氛,讲了很多的笑话,可是米诺跟男主角还只是简单的交流,不曾有过多的言语沟通,这下急坏了两位特别的军师,开始斗起嘴来,话说的越来月坦白,米诺的头越来越低了,虽然肚子很饿,可是这么直白的对白,让她得脸变得通红,索性拿着筷子开始数米粒,很尴尬,米诺偷偷的瞅了一眼那男孩,似乎紧张的程度不亚于她,米诺突然不那么紧张了,她感觉.也许彼此不是很适合,在査小洛和萧伟使了眼色后就离开了,米诺那时候觉得自己交了个损友,但是她觉的作为萧伟的朋友,更郁闷,因为萧伟的更损,目的就是结果不重要,重要的是蹭了一顿的饭。最后的结果是真的美美的吃了一顿火锅。。。。至此之后再也没见过面,但却偶尔的联系,这样挺好的,如果没有永远,就不要开始,这是对自己个负责,也是对别人负责。不过经过这次,米诺以后再也不畏惧,胆怯了,很多事情有了一次,便有第二次。。。

也许米诺太孤单,大家都不忍心让她一个人下去,所以梅子也让米诺去相亲,很滑稽的一件事情,还是査小洛陪她一块去的,她们商量,如果长得丑,坐在后面伪装的査小洛给她打电话逃走,嘻嘻。。结果还好,只不过再过了很久之后,米诺说她忘记了他的长相,却记得他满脸的青春痘。戏剧的结果是她们从此再也没联系。也许都不满意,也许大家都很忙,也许想给下次找个借口。。。

呵呵,故事的末尾都是不了了之,这次更加的意外,意外的是陪茵茵去相亲,在饭桌上人家却对米诺一定钟情,米诺得出结论,只要你出门,奇事天天有。。。幸好米诺和茵茵都不喜欢这种类型的人。。。

很多天之后,米诺变的敏感起来,她不在相信相亲这回事情,即使相亲这件事情也成为一种时尚,她还是觉得每次的爱情交通事故对她来说真的只是一个意外。。。。但是却不是美丽的,她开始逃避,很多事情变的模糊,不知是在敷衍自己,还是在逃避喜欢自己的人。。

世界很乱,自己的世界更乱。。。。

在等了很久之后,便不再相信童话,米诺说:这辈子看来我就这么定了,寻寻觅觅这么久,真的累了,如若不然,等到25岁的时候找个顺眼的直接把自己嫁了算了,这也算对的起自己了。

生活真的充满了意外,记得那时候,大街小巷都在唱王菲的《传奇》,莫名其妙的事每次在公交车上都能听到这首歌,广播上也是,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,不爱记歌词的她竟然把这首歌词背下来了:

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
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
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
从此我开始孤单地思念
想你时你在天边
想你时你在眼前
想你时你在脑海
想你时你在心田
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
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
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
我一直在你身边
从未走远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歌词很美,如果有如果,那真的很好。。。。。

他就在米诺最消极的时候出现,从此他就成了她心底的依靠,成为最深的秘密,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一个人的事情,没有埋怨,没有奢望,也没有任何的承诺,只有静静的观望,虽然他们见面的次数很有限,但是他却成为她得太阳,照耀她每一天,米诺开始自恋起来。开始喋喋不休在査小洛面前提起他,她说査小洛,我终于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了,他又一个很特别的名字,叫梅郜,这一次我终于可以很大胆对你说我喜欢谁了,这么多年了,我终于像你认真的坦白了一次,唯一的一次,说着说着,米诺幸福的笑了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査小洛说,米诺,这次你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了,亲爱的,祝福你,米诺的眼底露出不易察觉的忧伤,还是被査小洛发现了,査小洛虽然大大咧咧,但是他们最要好的朋友。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査小洛一直陪在米诺身边,米诺曾经说过这辈子自己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认识了査小洛,因为査小洛总是会在米诺最无助的时候出现,甚至约会的时候也会叫上心情不好的米诺,结果把他男朋友晾一边,开开心心的陪米诺。

米诺没有欺骗自己,更没有欺骗査小洛,她说査小洛,我给你说句实话,我喜欢梅郜,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我这人存在,我是单方面喜欢他,那种很单纯很单纯的喜欢,不知道她有没有女朋友,甚至不知道他的一切,我看到她会很紧张,脸会微微发烫,会因为他到一句话而开心很久,这个很久真的很久,我觉得自己深陷了,但是我并没有打算向他告白,或者想着更近一步。我觉得这样挺好,因为我真的很知足,我不想破坏这一份美好,一辈子很长,能遇到一个合适的人不容易,我不知道我们合不合适,只是怕万一不合适,我的梦就会碎,而碎的原因却是因为现实,那样真的很残忍,我宁愿卑微的喜欢一个人,喜欢到无可救药,喜欢到静静的守候就够了,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,我会好好珍惜,很多年之后我回忆的时候,可以对别人说,我曾经那么深深地喜欢的一个人,也可以对自己说,那算是我的初恋吧,很勉强,但是很幸福,他在我心里是完美的,因为我不曾了解的他的一切,他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空白,只是每次交谈的时候才觉得原来曾经存在过,这样就够了,我真的知足了,一年之后,我会把它存在记忆的角落,然后贴上标签,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记忆,直到永远。。。

然后放弃自己的原则,放弃高傲的架子,放弃持久以来的自尊,向命运屈服,不在要求太多,适当的时候出现适当的人把自己嫁掉,这样也挺好。其实每个人的幸福都是不一样的,每一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爱情故事,不管好的坏的,都是注定好的,那就不要在挣扎了,挣扎的结果还是那个样子,那还不如委曲求全,按着自己的希望过一阵子,自由一阵子,幸福一阵子,在按照命运的轨迹往下走。。。。

査小洛听完米诺的话,沉默了很久,米诺以为査小洛会骂他,说她懦弱。但是査小洛却说,米诺我懂你,我理解你,有时候幸福来得很快,走的也块,就像气球,你稍微用点力,就破了,有时候我觉得虽然有点遗憾,后来想想,大家不是常说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。。。话还没有说完,米诺抱着査小洛哭了,她对査小洛说,我现在很幸福,因为有你,也因为我真的很幸福,我会让这一年的自己每天都开开心心。。我答应你。。。

思念在蔓延,就像毒药渗透在皮肤里直至心脏,米诺说其实我们都在追逐,都在做赌注,你追逐着我,我的眼里却只有他,只不过爱情只是两个人的事情无关其他人,不管是痛苦还是幸福只有自己知道,有的时候我们都很傻,傻得只有自己知道;有的时候不需要多么的轰轰烈烈,平平淡淡的守候也会让自己刻骨铭心。。。。。

那一年,你欠我的付出

那一年,我欠你的承诺

那一年,你是我的唯一

那一年,我是你的熟人

那一年,你给我太多的感动

那一年,我却只能回报你微笑

那一年,你说我会等你很久,等你没有人要的时候,我在原地等你

那一年,我违心的骗了你,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

那一年,你说你一定会遇到爱你的王子那一年,我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少个王子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那一年,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我们不曾预料,习惯了冷暖自知,可到底谁欠谁的幸福呢?

主办单位:中国婚博会
2008-2016 www.jiehun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权所有:北京金海群英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- 中国婚博会官网- 咨询电话: 010-58487918
京ICP证140647号 - 京ICP备11033034号 -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341号
中国百万新人信赖的结婚采购平台!

返回顶部